他在我“还不写作业”的督促声中-建材新闻
点击关闭

一个-他在我“还不写作业”的督促声中-建材新闻

  • 时间:

2019谷歌开发者大会

「安保」工作都做到這個份上了,再說老師的話就是聖旨,這個暑假大概會細水長流有條不紊地進行吧?太傻太天真!假期伊始,我只掃了一眼娃自己列的學習計劃,就隱隱覺出了不妙。你看他,雖然把從早上起床到晚上就寢前的這段時間,做了一些還算合理的安排,但是,他卻在計劃表下用加粗黑體另備註了一條:「暑假是那麼美好,上午、下午、晚上,有可能和朋友們出去玩,作業到時候再看着辦吧……」這是給自己留條後路防止打腫臉充胖子,還是提前給我心理建設打一下招呼?沒來由的焦躁,心中開始盤算接下來該如何見招拆招,防止他太過放飛自我。

問暑假你為何物?暑假說,它可能是娃之蜜糖,媽之砒霜。

賢者時間結束,又要迎接他的唐僧模式:「這還是放暑假嗎?作業賊多……打算讓人寫到吐血嗎?為什麼,為什麼……這誰出的數學題啊?新課還沒講就搞得這麼燒腦……什麼叫勞逸結合?你們都來評評理,給祖國的花朵過這樣的生活還有天理嗎……」全是讓人忍無可忍的嘮叨。然而,一個沒留神,發現他已經扔下燒腦的數學題,拖出物理實驗器材,開開心心做起了實驗。忍不住再次打擾他:「請問,這些實驗是作業要求的嗎?」他回:「不是啊,做着玩的,我比較感興趣而已……」

時間,就在這些碎七碎八中流逝。眼看假期進度條馬上滿格,歷史又再次巧合。檢查一下他的假期作業,留的尾巴還有二里路長。就算是這樣,這個不知死活的娃還要跟我據理力爭每天一個半小時的遊戲時間。看着這個靈魂和身體還深陷「快樂的暑假」中不可自拔的崽兒,聽着他「暑假過得賊快,朕還沒玩夠」的遺憾,我的恐怖情緒終於開始蔓延,火爆脾氣也一觸即發。但老母親的嘮叨,大概是「少年維特的煩惱」。他在我「還不寫作業」的督促聲中,一直是心藏丘壑面帶不服的。甚至,還想代表月亮,代表他爹消滅我這個「愚蠢的女人」。

作為一名准初三生的家長,在暑假還未正式開始前,就已經感受了一波上發條般的緊迫感。休業動員大會上,級部主任傳達了這樣一個信息:「初三從這個暑假開始,中考倒計時也從這個暑假開始……」

叔可忍嬸也要忍,只好暫時拋棄家中俗務,拿起一本書在旁邊「盯」他。一盯更來氣,只見他一邊寫作業,一邊還忙裡偷閒地藉助各種反光器具照鏡子,抄頭髮,摳痘痘,左擺頭右擺尾地尋找自己的最美角度,彷彿古希臘神話中那個叫Narcissus的「水仙少年」附體一般……自戀的少年啊,一定在想:「明明可以靠臉吃飯,為什麼卻偏偏要在這裏昏天黑地寫作業?」

◎菟絲花【本期主題】 與暑假作業相愛相殺的日子

真是被娃一語道破天機。看看娃的計劃,他說會在早上6點起床去公園晨跑鍛煉,但8點了他還攤在床上,用一個面積不算小的「大」字,迎接着我的焦灼和一個個美好的早晨。他說8點會開啟作業模式,但等他吃好喝好做足儀式挪步書桌前時,時針大概已經轉了360圈。就算是人已經坐在那裡,那又能怎樣?九頭牛都拉不住的娃,開始自由進入賢者狀態——他把自己不算寬厚的背弓成一個蝦米,然後把下巴抵在書桌上,兩眼死死盯着眼前攤開的作業,不動不語……怕他走火入魔,就忍不住打擾他一下:「請問,你在做什麼(作業)呢?」他很認真地回答我:「我在坐着發獃……」

問暑假作業為何物,直教人慾生欲死

見多識廣的老師們,除了會用最勵志的語言提醒大家認識這個暑假的重要之外,還會未雨綢繆地替孩子們做好各種計劃。所以,隨着娃回家的,除了最基本的假期作業和各種「提優」作業外,在小山樣的作業堆里,老師還貼心地夾了一些細則要求,數一數A4紙差不多有二十張的樣子。或許是太了解娃也體諒家長們這兩個月「007」式(一周七天,全天無休)的陪讀着實不易,老師們還一遍遍地在班級群里昭告孩子們:「每天可都是要抽查作業的哦……」

眼看假期進度條馬上滿格,歷史又再次巧合。檢查一下他的假期作業,留的尾巴還有二里路長

看着這個嘴比腦袋快,玩遊戲時是一個精神抖擻的娃,寫作業時又是一個毫無靈魂的娃,我在心裏默默替自己悲哀:「我這到底是生了一個什麼樣的魔鬼娃啊?什麼查漏補缺,什麼彎道超車,他怎麼就不懂老母親對他的假期作業寄予了多麼美好的期望呢……」

眼看暑假餘額即將不足,每到這個時候,一出出圍繞着暑假作業的年度大戲就要上演,比如勵志劇《一夜完成暑假作業》、懸疑劇《我的作業去哪兒了》、驚悚劇《窗外一張臉》、戰爭劇《作業一頁都沒寫,究竟該怪誰》……來看看這些與暑假作業相愛相殺的故事吧。

每一個結局潦草的故事,也許都曾有過一個美好的開端。

今日关键词:沈月方否认恋情